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沿途有你

Star.Star.Music_0913

 
 
 

日志

 
 

【转载】人是狗类的朋友(上)  

2014-03-27 13:17:24|  分类: 智慧与财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无论你说“狗是人类的朋友”还是说“人是狗类的朋友”,都肯定了一个不争的事实: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另一种能与人结下如此奇妙关系的动物了。可叹的是,传统中国文化中,没有把狗看作朋友,尽管中国人非常需要狗,狗也为人做出了无数特殊贡献,最显而易见的便是尽忠尽职地为人看家护院,人却只把狗当作家奴和埋汰的对象,非但不说狗的好话,反而对其诅咒谩骂甚至恨之入骨。被誉为中国现代最有骨气的文豪、最猛烈抨击中国传统礼教的鲁迅先生,就十分讨厌狗,多次在笔墨官司口水战中以狗喻敌,唇枪舌剑。“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痛打落水狗”等等,语句犀利,与狗不共戴天。翻开中国语文的精华--《成语大辞典》,你能找出无数条贬狗的词语,却很难找到褒奖的文字,什么“狗胆包天”、“狗仗人势”、“狗急跳墙”、“狗尾续貂”、“狗屁不通”、“狼心狗肺”、“狗血喷头”、“鸡鸣狗盗”、“画虎不成反类犬”……够了!似乎什么卑鄙下流,荒唐无稽,丢人现眼的恶劣行径,都属狗之所为。“俯首甘为孺子牛”的鲁迅不喜欢狗,却非常喜欢牛,“牛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索取的少,付出的多,实在高尚伟大,牛逼哄哄。但狗索取的也不过是人的残羹剩饭,有些狗甚至吃人的排泄物,低碳到这种程度,再骂它狗逼叨叨,真有点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了。狗有何罪?遭此不公!我们是否有点“人眼看狗低”了?吕洞宾咬狗,不识好狗心。

   我父亲曾经极不喜欢狗,他的粗话语汇里,少不了“狗日的”、“狗崽子”、“狗腿子”、“放狗屁”……。老天爷又偏偏让他有了一位属狗的儿子,好在他明白事理,生肖只不过是一个民俗文化的标签,那个属狗的小子本质上是人,是他的骨肉,所以,他并不讨厌属狗的儿子。他的厌狗情结,起源于抗战时期,一位亲密战友铁杆弟兄,受命深入敌占区,执行侦察任务,由于狗吠,暴露了行踪又未能逃脱,五花大绑地被日伪军拖进炮楼,经东洋兵百般折磨奄奄一息后,喂了东洋狗。自那以后,他看到狗就怒火中烧,七窍生烟。当八路军鲁中军区组织打狗队时,他就成了积极分子,不厌其烦地现身说法,向村民老乡解释杀狗的现实意义及重要性,似乎狗就是“汉奸”,必以除之而后快。其实,八路军当年这项打狗举措,既不“狗道”也不明智。没了狗,你进敌占区是有了几分安全,可鬼子深夜进村偷袭时,你同样也没了通风报信的耳目了。总之,那次“打狗运动”,狗太冤了,牺牲了狗命,也没能为抗战大业做出相应的贡献。

   我喜欢狗,不是因为我属狗,狗是一种最善解人意、最不嫌贫爱富、最能舍身救主的生灵。但我没有养狗,一是因为不具备养狗的基本条件,二是因为父亲不喜欢狗。

2. 16年前的夏天,陆家庄44号小院住进了一只不到半岁、具有德国黑背血统的雌性牧羊犬。血统虽不很纯,看上去依然威风凛凛、机灵伟岸,母亲给它取名“旺旺”。

旺旺的入住,令我兴奋,虽然我早已另立门户,距陆家庄远隔千里,但一有空闲机会,便会驾车前往,既探视父母,也情系旺旺。

旺旺的入住,纯属父亲的被迫无奈,在此之前,梁上君子鼓上蚤光顾了陆家庄44号,把家里翻得一片狼藉后,席卷耗费了父亲二十多年心血所收集的中国古钱币藏品,其中不乏被行家认定的珍品。经济价值暂且不论,丢了心爱的东西,令他捶胸顿足,尽管他在给我的电话里显得若无其事,但我听得出他那万箭穿心的悲恸情绪,只能安慰地说:“人没有被伤着就是大幸,多亏当时你不在家”。

“当时我若在家,小偷还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打家劫舍吗?倒霉就在于我不在家。”

“别太伤心了,养一只狗吧,既能与你们做伴,也能当你们的保卫科长贴身保镖。”

“不养那东西,金鱼花鸟就够我忙乎的,那玩意儿算个屌啊,让我伺候它?再说,我看到那畜生就气不打何处出……”

当一位本家晚辈,遵照母亲的指示,把旺旺牵进院子时,父亲气急地嚷嚷:“牵走,牵走,我养不了这东西”。却抵挡不住母亲的左劝右说和本家晚辈的软磨硬泡:“大爷爷,你就先让它在这里住几天吧,它很能耐很乖巧,对付小偷绰绰有余。它爹也当过兵,曾是武警部队的功勋犬,立过大功。若你实在讨厌,过些日子我再领它走还不行吗?”

父亲咧嘴笑了,也许是“兵”的后代和能对付小偷的缘故,他那花岗岩似的厌狗情结有所松动:“好吧好吧,留几天看看再说。”

旺旺不招人讨厌的举止和日后的惊人表现,让父亲逐步地从厌恶到不排斥,又从不排斥到宠爱。小狗旺旺,就像一个撒娇的孩子,每日摇头摆尾地跟着他遛东串西。父亲有早起的习惯,清晨刚走出房门,旺旺便从窝里窜出,在他面前又蹦又跳,撒欢耍娇,舔脚钻裆,竭尽亲热之能。的确也是,自己的子女和子女的子女都不在身边,旺旺的亲昵,给了他一定的慰藉。

旺旺似乎是一只与众不同的狗,比如旺旺总在吃完食物后,把狗食瓷盆舔得干干净净,就跟洗涤过一样不留痕迹。比如院子的地上总有许多被鸟糟蹋出鸟笼的粟米,导致麻雀成群,旺旺就成了驱赶麻雀的能手,麻雀们只能杵在房顶上叽喳,轻易不敢落地,因为有命丧狗爪的先例。最令父亲开怀大笑的是,小狗旺旺竟有“多管闲事”的技能,有天它从某个角落里窜出,站在父亲面前,两眼盯着主人,嘴里竟然叼着一只活老鼠,亮完相表完功后,便使劲将老鼠摔在地上,用爪子拍打令其毙命,再晾在院子中央展示战斗成果。最多的一天,院子中央整齐地排列过五只死鼠,真是战绩辉煌,硕果累累。打那以后,父亲对小狗旺旺真是刮目相看了,他摸着旺旺的脑袋说:“都说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你还真能逮耗子,你可真能啊。”是呀,现如今,大多数猫都沾染了贵族习气,非但不逮耗子,还常遭耗子袭击。旺旺不愧为功勋军犬的后代,不仅继承了先辈的优良传统,还能发扬光大建立逮耗子的新功。

人是狗类的朋友 - 鲁 宁 -  鲁 宁 de BLOG
        三个月后,旺旺已长成大犬,漆黑的背脊裹着略黄的四肢和前胸,竖直的耳朵像两个犄角,粗长壮实的尾巴……,在父亲眼里,怎么看怎么漂亮。

那位本家晚辈打来电话:“大爷爷,我要把狗领回去喽。”

“领回去?谁说的?它在我这里有吃有喝好好的,在你那儿,舍得买肉骨头给它吃吗?”没等对方再说,挂断了电话。

长大的旺旺,看上去像狼的模样,难怪有人称其为“狼狗”。一次突发的事件,让父亲认识到,该给旺旺上点枷锁了,同时也感到,它已经成长为一名合格的保卫科长了。那天父亲有位同样离休赋闲的老战友来访,在院子里欣赏着父亲的花木鸟鱼,兴头上来,用手掌猛击父亲的肩膀说:“你真行啊……”话没说完,屁股已被旺旺咬了一口,那人捂着屁股大叫,父亲牵过旺旺大惊,旺旺疑惑地望着主人,似乎在说:“我看他攻击你,所以才袭击了他,我做错了吗?”好在是严冬腊月,那人穿着厚棉裤,没伤着皮肉,只受了惊吓,他哭丧着脸,风趣地说:“我只当你把金鱼花鸟养的够水平,没曾想,你这老不死的,狗也养的够档次。”那以后,这位战友造访前,总在电话里反复强调:“一定把狗链子给锁牢靠了。”那以后,只要有外人来,父亲就把旺旺锁在楼梯过道的铁扶栏上。久而久之,旺旺也明白了,只要有外人敲门,它先是狂吠通报主人,然后就跑到楼梯扶栏边,坐等主人把它的项圈链子锁在扶栏上。(未完接续)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