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沿途有你

Star.Star.Music_0913

 
 
 

日志

 
 

【转载】《旅韩杂记》人在囧途之太囧(二)  

2013-07-10 23:35:31|  分类: 雪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旅韩杂记》人再囧途之太囧(二) - 雪冬 - wl.570624的博客

       前几天有报道说:“韩国A频道主持人尹庆民当天上午在播报韩亚航空坠机事件时称:“最新的消息是2名中国人而不是韩国人在事故中死亡,从我们的立场看,真是万幸啊”。此言引发韩国电视观众的强烈质疑,更让国人义愤填膺。其实这家伙所言代表着一大部分高丽棒子的心态。逼大一点地盘的南朝鲜楞充自己是大韩民国,连乳毛未干的孩子也无不炫耀长白山甚至东三省都是他们的。仇视中国,看不起汉人在这个民族的思维里根深蒂固。他们普遍认为五十年代的那场战争,中国人帮助北朝鲜揍他们结下梁子,要没有中国出兵,太极旗一定会在朝鲜半岛高高飘扬。虽然他们对中国人恨得咬牙切齿,但表面上却不敢明目张胆,一是因为中国强大了,二是中国人野蛮穷横。世界上唯一华人无法发展的国家就是韩国。韩国人的自我保护意识和民族感十分强烈。表现在爱国上。不论城市乡村没有地域之分,统统都是”我们大韩民国"人。不像中国“我是上海宁,你是农村人,我丫北京人是老大,你们统统都是乡下”。表现在薪酬上,同等工作华人的工资只是本国人的三分之一。华人的住宅也限制在200坪以下,并被禁止从事多种职业。于是许多在韩华人只得选择开饭馆,买炸酱面,或从事繁重危险肮脏的工作。一度“炸酱面”成了在韩华人的代名词。但就这样,这个弹丸中国仍吸引着中国淘金者蜂拥而入。韩国法务部统计仅2009年在韩中国籍人数超过40万。(当然不包括偷渡等非法无证进入者)。
           韩国人好吹牛,貌似强大,只是没遇见对手。那年中秋,会社在仁川月尾岛的一家饭店晚宴。月尾岛是美军“仁川登陆”地,我的几个韩国同事酒后牛逼闪闪,开始鼓吹麦克阿瑟和李承晚。讪笑当年中国军队不堪一击,被联合国军打得“满地找牙”,嘲笑中国都是穷人,满世界要饭。许是酒喝多了,“打丫的”。我把上衣一脱,一酒瓶子砸碎了餐桌中央的玻璃转盘顺手拎起旁座的会计朴先生扔出窗外。又抡起拳头砸向那个“吹牛不上税”的“娄阿鼠”。一个中国汉子面对十几个高丽棒子我毫无惧色。社长捏呆呆发愣,我指着他的鼻子义正言辞地说“你告诉这帮家伙,我是共党,共军。我们国家是没有你们国家富有,但我是中国的贵族,这帮混蛋才是富有国家的穷鬼”。那顿饭不欢而散,小子们碰上了我这“楞子”。算他们万幸,那天要是再有一个中国人,非丫花了他们。我收回了拳头并不代表我没力量。转天,我还在昏睡,社长带着那几个棒子歉意地前来求得原谅。那一排90度大躬鞠的像我的孝子贤孙。至此,会社大凡向外界介绍我时都谨慎加小心,诡秘加惧怕。哈,真真把我当成了中国黑社会。对于冒犯中华民族的不良棒子你就用拳头说话,朋友,记住了吗?

《旅韩杂记》人再囧途之太囧(二) - 雪冬 - wl.570624的博客

 
     韩国有不少阿泽西(爷们)貌似强大实则外强中干,在家在外两头受气。韩国女人一生劳作活得憋屈。田里耕种、下海捕鱼、伺候公婆、洗衣烧饭、看护孩子,收拾家务,腾出时间也要鼓捣辣白菜。乡下的女人身上固定是三个背篓:身前装着干活的工具、身后背着自己的孩子,手里还要拎着孩子的睡篮。空闲时苦逼的男人们不是在喝茶、喝酒、打麻将,吹牛就是看球赛,听音乐,睡大觉。或者怀揣几个糟钱烟花柳巷去寻花问柳。我们会社的这些韩国男人亦当如此。可能是世界通病,一谈到女人便没有了国界,一定是男人站在男人一边。
        韩国人自私自利,很小气鬼的样子,把身外之物看得比爹还重要。我们会社包了一家餐厅,早中晚三顿都是在那里用餐。因饮食习惯不同,一般晚饭我都回家自己做。韩国同事可是不吃白不吃。那没出息劲儿极旧社会灾难深重的劳苦大众。晚餐的标准是20000韩币(人民币160元)在韩国也算可以。我就把我的这份让给了会社最抠门儿的一个家伙。这小子天天将我的晚餐打包带回家和老婆孩子共享辱食。连饭店老板都用不屑的目光摒弃他,算算,这几年间,我被他剥削了多少银两?可气的是连声谢谢都没有。韩国人之间从不过真正的友情。烟民们连吸烟都不会相互客套。只是经常嬉皮笑脸的向我伸手讨要烟抽,他却从来不会给你。在国内,几个同事朋友下班后小酒馆天南海北地搓上一顿小酒的情况基本没有。倒是我们这些外国人大方,经常约上几个棒子们到酒吧歌厅潇洒一把。韩国小气还反映在消费上。你外国人在我们这挣钱就得在我们这花出去。那几年韩国控制外国人汇款,每次汇款银行都要在你的护照上写上汇出的金额。一年控制在10000美金。无奈,我每次给家中汇款都委托社长代劳。这项霸王龟腚对于我来说名存实亡。

《旅韩杂记》人再囧途之太囧(二) - 雪冬 - wl.570624的博客

 
        前几天送单位同事乘邮轮去韩国旅游,那几位老大姐兴奋地像特么吃了性药。对韩国美女,帅哥,化妆品,电器,服装,电视剧如数家珍,那崇韩媚外的嘴脸我真想在她们脸上印上几个“流星雨”和“五指山”。那年回国探亲前,想送给女儿一块表,我跑遍了仁川,首尔的表店,最后在一家商场买的一块我认为款式新颖独特的坤表。回国后遭女儿无情的数落。表盖儿上清晰地镂刻着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我靠,比在国内贵了好几倍。
        相反,韩国人对中国从来没什么好感,有的甚至反感。比如吃,比如穿,比如中国足球,比如中国武术。一位韩国同事向我讪笑中国队的低能。“中国球员的薪水到了脖子以上,球技却在脚脖子以下。我觉得还算比较中肯。但这小子说中国功夫是杂耍,他们的跆拳道和泰拳天下无敌。当然,就冲他这句话,那几年这孙子没少给我当沙袋。
那些没到过中国的韩国人特别是青少年,对中国的理解和认识真得很粗糙。韩国的电视媒体少有报道中国现在的正面形象。而国内丑陋的,
粗鲁的,原始的,愚昧的,野蛮的,贫穷的影像节目却在电视频幕中屡见不鲜。那个喜新厌旧,喜欢和女猪脚上床拍拖的导演张艺谋拍的《红高粱》《黄土地》《秋菊打官司》等愚昧落后贫困土气的电影却反复播放。您想,中国人的印象在韩国人心里能好吗?其实,就我所知,韩国的首尔这样的都市城市建设远不如北京,上海,天津。他的硬件设施还不如天津的塘沽区。那年,社长到中国上海考察了一趟。回国后兴奋的紧紧拥抱了我。连连向我挑大拇哥。他召集会议,兴高采烈的向棒子们描述在中国的所见所闻,说了一句公道话“我们韩国和中国比差得远了,上海比首尔美得多,中国美女比我们人造美女漂亮的多”。听到他说的这些人话我还算舒服,随即奖励了他几个掌声。
     “每个对发型挑剔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不肯承认是脸的毛病”。韩国理发很贵,理一次大约需要2——5万韩币。我不是财迷,实在是因为我的脸没什么毛病,但我对发型甚是挑剔。第一次在韩国理发,费了2小时时间,理发师把我的头剪成了汉奸。我苦笑”再穿件油绸褂子,斜跨一把驳壳枪”真他妈就是刘魁胜了。从那一次起,我蓄发为誓,只要不回国就绝不理发。几年间头发长到一尺半,我将它染成棕黄色,平日带上运动软帽,行动坐卧倒也风流倜傥,黑老大一个。有一次埃塞俄比亚的同事用了半天时间将我一头美发编织成一缕缕粗细不等的辫子,照照镜子,像个非洲娘们儿。我又一次继承张勋懿旨,演练大清复辟。遗憾的是,这么滑稽的造型竟忘记给后人们留下哪怕半张足以传世的影像资料了。一头华发,伴随我海外生涯孤身闯荡,伴着我喜怒哀乐恣意笑骂,伴着我烈酒穿肠激扬放歌,伴着我古道西风小桥流水。有一次竟让我哭笑不得,因祸得福。

《旅韩杂记》人再囧途之太囧(二) - 雪冬 - wl.570624的博客

 

        合同最后一年圣诞节休假,我启程回国。在仁川机场入关时被韩国检察官一句“多哇主塞哟”(打扰一下)未能出关。当然是我的头发惹的祸。现实的我和护照上的我风马牛不相及。是啊,出国时的照片是国内“黑色的领导干部头型”且大腹便便,而站在他们面前是一袭长发飘肩脸庞清瘦的汉子。一群男女棒子将我客气滴领到一间屋里。广播喊来中国翻译,一边和中国驻韩国大使馆,我们会社,外国人教会联系。一边三堂会审,祖宗八代问个清晰。一小时后,社长拿着我入社时的照片和几年里足以证明我是良民的各个时期的工作照和于同行的合影照片,满头大汗的赶来解释。我“站在城楼观风景”瞅着他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两小时后,化干戈为玉帛,所有参战人员对我鞠躬尽瘁,连声“米呀拉米达”(对不起)。冤案得以平反,但航班已到中国。于是又是一番协调,翻译歉意滴对我说“由于我们的原因,影响了您的出行,研究决定您的机票费用全退,另再付给您1200元人民币,坐下一班降落在北京机场的航班,您看行吗?靠,赚啦,那还不行。我嘴上说“这叫什么事儿啊?”心里滋滋。拍了拍翻译就这么办吧。半小时后我坐上去北京的航班,到机场后花40元钱坐机场大巴直达天津,只是晚了三个小时。飞机白做还赚了3000多,你说囧还是不囧?为犒劳这头瀑布般的秀发,到津后我一头钻进一家韩国美发厅,张扬地扔出四张“毛主席”,美美地来了个“离子烫”。
          后来女儿要带男朋友见我,一定让我剪掉“流氓头”。为了下一代的幸福,我忍痛“削发为尼”又恢复了我原来的德行。有好事者曰“唉,人在囧途之太囧啊”。(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